在线注册

点击注册

  • 注册

  • 登录

  • 咨询
  • QQ:97007323
2
产品分类
4008-888-888
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
邮箱:
电话:
13988999988
传真:
+86-123-4567
最新资讯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沐鸣注册登录官网:快男复活赛粉丝与土豪们的娱 添加时间:2020-12-15 02:02

  沐鸣注册登录官网。暑期,几位女生扎营“男声学院”门口,引保安问询。网络平台为粉丝们的“观看”需求提供了更多的宣泄口。

  3528308票,当年李宇春“超女总决赛之夜”的得票。它奠定了李宇春在当今乐坛以及“天娱一姐”的地位。

  16592500票,今年JF组合在“快男YY热血复活赛”上的得票。这个4.7倍于李宇春决战夜得票的数字,只不过将JF送进了七强——对于广大电视观众而言,组合成员居来提和范世琦仍是两个陌生的名字。

  在网络受众眼中,这两个名字又是另一个故事:象征着16592500次投票按钮点击,象征着快男背后站着的几百个为他们拉票的YY导播,象征着淘汰快男们两个多月的不眠不休,象征着YY一年十几亿净营收(以第二季度4亿元推理而来),也象征着“90后”甚至是“95后”粉丝的全新娱乐方式。

  “热血复活赛”前的英文字母“YY”是什么意思?天娱将今年首创的网络复活赛以及24小时全天候直播完全交予的这个平台,有着怎样的游戏规则?很多“快男”观众看到现在仍然一头雾水。

  但爱玩网游、爱参加网络粉丝会的年轻人早把YY用得烂熟。它是一个语言、视频聊天的平台,很多游戏公会、明星粉丝会都依靠YY群进行联系。早前比较著名的网络事件——“魔兽世界国服集体抗议”、针对韩国组合SJ粉丝的“69圣战”以及“权志龙吧爆吧”等活动中,也都有YY的身影。

  按傅政军对媒体的说法,目前的互联网经济,“得普通人者得天下”,而他所创立网站9158,和YY的导播内容很相似。在他的理解中,这些网站的主要用户往往都属于主流媒体所忽视的人群,“他们一部分来自三、四线乡镇网民和城市打工者,另一方面则来自个体户小老板,他们都有着极强的网络消费意愿。”

  对前一部分用户而言,视频聊天这种原始而极易被接受的网络社交方式几乎是他们在枯燥工作之余唯一的娱乐,而对于后一部分被傅政军称为“中国特色的中产阶级”的用户,则是YY的消费主体:他们虽然有着较强的消费能力,但因为受教育程度和生活环境的限制,无法从现实中获得满足娱乐、社交等需求的有效渠道,于是,网络便成了唯一的出口。

  记者在YY“潜伏”时,也遇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一边在YY导播的带领下为快男们投票,一边享受着在聊天室里的“哥哥妹妹”、“干爹干女儿”的虚拟家族关系。他们会给自己喜爱的女导播和快男送上520朵虚拟玫瑰(一元一朵,520谐音“我爱你”),也会给快男们送上1314张加油票(一元一张,1314谐音“一生一世”)。

  “我们平台上的用户,有为自己喜欢的人消费的习惯。”YY工作人员刘明(化名)说,比如说,之前某网站曾为某超女举办两场在线个人秀,第一场采用买门票的方式,结果只卖了5000元的票,3天后改成一场网络生日会,结果虚拟生日蛋糕卖了30万。

  “我顶多觉得魏一宁唱歌还不错。”俩月在YY上花了20多万元的“猪头”说。

  在YY,高消费用户称自己为“皇族”,但其他用户更喜欢称他们为“土豪”。网友“猪头”就是其中之一。

  猪头自称是沿海某二线岁的年纪拥有一份不大不小的产业。这两个月,他就在YY上花了20多万,“我只是普通的二级用户,YY上我估计得有好几十人是这样的(水平),真正要在YY上达到顶级的层次需要每月50万。”

  “就像梅兰芳的主要收入不是门票,而是下面金主兴奋时扔到台上的金银饰品一样,这也是一种粉丝经济。”刘明解释道。

  猪头并不了解魏一宁唱的歌,也不关心他的日常生活,只是追随自己喜欢的YY导播,而帮魏一宁刷票,“我顶多觉得魏一宁唱歌还不错。”

  为被淘汰的快男摇旗拉票的YY导播,比较知名的就有上百个,他们负责切换视频、音乐,回答问题,号召用户投票,有时也会应粉丝的要求唱上几句带动气氛。导播鳕熊负责的是魏一宁。据她介绍,快男背后的导播以一线、二线的为主,“一线万以上的,二线大概是月入几万的。”

  “我总共注册了20个账户刷加油票,我朋友还有注册了50个的。”典型的粉丝策略。

  7000多万,是本次YY复活赛的总票数。不过因为有免费票、特殊时段票数加成的存在,据某互联网观察家推测,本次YY大概有1000多万的票数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为了吸引粉丝投票,YY设置了繁复的挑战赛、攻防战、周PK赛、总PK赛等多种赛制;激励导播拉票的则有十大动态勋章和五大任务系统。“反正完成不同任务可获得不同的奖励啦,勋章还可以在YY里面展示半年到一年,让别人羡慕,我们导播为了自己也都会奋力帮快男的。”鳕熊告诉记者。

  “我们不是土豪,我们要讲策略”,在以普通粉丝为主的JF组合贴吧中,有不少这样的帖子。里面会详解如何注册马甲、刷免费票、何时有加成,比如说复活总决赛的最后一轮,有40%的加成。“这也是为什么JF会爆冷胜过之前的人气王魏一宁”,冷夙孤魅,一个1995年出生的大学新生向记者解释道。在她看来,今年的快男粉丝一如既往地呈现低龄化的趋势,“我高中同学都知道,但大学的学姐们了解的就少很多。”她们当然也没有什么钱购买加油票,只能靠在线时间赢得系统免费派送的投票机会。“我总共注册了20个账户刷加油票,我朋友还有注册了50个的。”

  贴吧、YY平台上的用户经常会受到热心粉丝的鼓动:“还有9小时,还差二十万票,大家还可以吗?那些不去刷票的,××永远都不可能感谢你们!没有别的理由,我们必须赢!”人海战术、时间战术,这是这群没有什么钱的“95后”们,享受荣誉并取得胜利的方法。

  “这种舞,谁爱跳谁跳!”“快男”李万路不想跟随YY导播跳《可爱颂》讨好粉丝。

  对大多数快男而言,要在一开始就接受画着浓妆、说话嗲嗲、动作夸张的导播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一点鳕熊自己也明白。她是学民族舞出身,有本科学历,是少数具有一定艺术专业背景的YY导播之一。

  “当时李万路的导播要求他和她一起跳《可爱颂》拉票,就是卖萌舞,李万路直接就生气走了,并说‘谁爱跳谁跳’。”据鳕熊介绍,类似这样的状况很多。不跳骑马舞!不学可爱腔!不做表情秀!不喊麦!这些视频网站流行的玩法都受到过抵触,祁汉还曾因为导播要帮他化妆而要求换导播。

  直到最后,在YY和天娱的合力劝告下,大多数快男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就连玩过地下摇滚的白冬冬,都表示:“我觉得只要哪里能给我舞台,我就都能上去唱,而且每周六的复活赛现场感觉很好。”

  对于天娱而言,今年新创的复活战又有另外的意义,在社交媒体专家申音看来,选秀本质上是一种游戏,“这是真人版的偶像成长类游戏,粉丝们需要陪伴明星一起成长,并影响他们的命运。”在申音眼中,取消短信投票后,“谁票最高谁复活”的赛制是一种变相的补充。

  在天娱品牌中心经理赵晖看来,复活战也是一场“评估”,那些被明星评审淘汰的快男,却能被粉丝们捞回来,“这是市场的一种反馈”,同时,网络平台毫无疑问延长了快男们的曝光率。

  YY复活战里面那些给快男授勋章、分团体的做法,在申音看来,是典型的“即时激励、刺激团体荣誉感等游戏的操作手法”,这也是YY从游戏用户中吸取的经验。其实天娱也看中了YY的游戏资源,“希望今年的快男能像之前尚雯婕、刘忻一样做网络游戏代言人。”

  70万买假爱马仕上海 217亿地王南大最萌小学妹反腐 月饼降价成都协警轮班打麻将阿基诺 29岁女友三星发布智能手表ATM机取出冥币超生罚款发奖金湖南尘肺乡男童被挖眼案细节杨达才获刑14年成龙父亲 军统特务张国立 华谊中国人 叙军